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租房的“坑”一个接一个,就连续租也问题不断!

租房”收取中介费对于租客而言是合情合理并且可接受的收费项目,那么房屋到期后,租客想要接着租房子,这时中介跳出来要再收取中介费,这种续租中介费收得合理吗?这个问题在最近引起了广泛关注和众多讨论,有不少租客坦言有过这种经历,但是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毕竟房子在人家手里,当初签租房合同的时候也没有留下有效证据,走正规法律途径少则数月,多则1-2年,很多租客根本耗不起这个时间,要么就是倒霉认栽,交纳续租中介费;要么就是搬家走人,重新花费时间精力找房看房,但也还是要给新中介交纳中介费,所以很多租客面对这种情况只能忍气吞声选择接受。面对这个问题,需要从多方面分析。法律是怎么规定的?房屋中介是向房主和租户提供居间服务的机构,居间合同一般是三方合同,首先是房租,在完成向租户提供房屋信息,并促成交易的居间服务后,再收取合理的居间服务费。续租时,对于“同一房屋、同一租户、同一中介”的情况,中介并没有提供新的房屋信息,再收中介费,其根据何在?居间合同中的服务又在哪儿?这是现在很多租客关注服务的焦点。续租交中介费写入合同了,怎么办?续租再交一次中介费,对租户来说是加重责任条款。根据合同法规定,居间人有如实报告义务,有故意隐患、损害租户利益的情况,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提供居间服务事实促成双方签订合同才是收取中介费的法律依据,否则即便写在了纸上,很可能被认定为无效条款。对于要求“续租再缴纳中介费”的中介而言,租客既然不愿意再支付一次中介费,那就终止合同离开,自然还会有人愿意租下这间房,中介再向新来的租客收取这笔中介费和上涨的租金,一点也不影响其收益。这是租赁市场的供求关系所决定的,也是让许多租客无可奈何的真正原因——个人力量太过渺小,现实压力太过沉重、行业改变太难实现。导致自己只能“被动接受”。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城镇化率达到了59.58%,而以发达国家的75%城镇化率及格线看,我国大约还有15.42%的差距,即在不远的未来,大约还有2.15亿左右的人将涌入城市。“续租中介费是否合理”已经不仅是租赁市场的秩序问题,而是事关民生冷暖、事关城市未来。“租客续租”本身就是租客对房屋的依赖,认为它是适合自己工作与生活的租住选择,形成了自我习惯的生活方式,同时也是对房屋周边环境的依赖,人本身自带的“依赖属性”与“懒惰属性”是情感思维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从而形成租客在异地生活非常重要的情感寄托。先不说租客重新找房看房花费的时间与精力,以及重新适应新室友、新环境的时间差和必需的心理调节舒缓,单是“续租中介费”这一项就是将房屋与租客的亲密依赖关系生生切断,期间产生的摩擦烦恼以及对正常工作生活带来的影响是无法用经济方式衡量的。同时“续租”也代表了租客对于房屋的肯定和房东对租客的满意。细想,如果租客对于房屋不满意,肯定早就在租住初期就提出了搬走的意向,或是在房屋到期之前就马不停蹄的找房看房,根本不会产生再次租住的意愿。房东也不会产生再次出租的意向,说明是房东对租客已经有了基础的信任和了解。为了让租客与房东获得双方都满意的房屋租赁体验,租客网提出了“续租不要中介费”的服务项目,在保障租客正当权益的同时,做好续租合约的制定审核和监督工作,保证双方在透明、公平、公正的环境下进行再次合作。

2020年06月15日 11:53

海底捞创始团队启动“套现”离场 15亿港元只是一个开始

本篇文章2176字,读完约6分钟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不久前海底捞创始人内部信选拔“接班人”时,就有人解读为张勇及其团队在铺垫获利撤出。从最近的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来看,张勇夫妻、执行董事施永宏夫妻将套现15.6亿港元。这意味着,获利退休计划已正式开启。在行业内看来,这15.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始。创始团队“套现”对于创始团队套现超15亿的行为,海底捞认为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且解释为“个人公益计划”。据海底捞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2020年5月6日,海底捞股东SPNPLtd.及LHYNPLtd.拟以每股33.2港元的价格配售4700万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0.89%。配售计划将于2020年5月11日上午9时完成。紧随配售完成后,张勇、ZYNPLtd、舒萍、SPNPLtd以及NPUnitedHoldingLtd将继续为海底捞公司的控股股东。值得注意的是,SPNPLtd.以及LHYNPLtd.为海底捞创始人团队的各自持股通道。其中,SPNPLtd.权益由公司创始人张勇的妻子舒萍拥有,LHYNPLtd.权益由公司执行董事施永宏及其妻子李海燕拥有。有消息称,经过此次配售,海底捞董事长兼实控人张勇夫妇及“二把手”施永宏夫妇将套现15.6亿港元。针对这则公告,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了海底捞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股东配售对增加海底捞在资本市场的流动性能够产生一定的作用。股东配售的总量小,不代表公司基本面的变化,更不是对未来有不同的预期,公司经营不受任何影响。另据海底捞公司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股东个人在社会公益事业等方面,有一些资金上的计划和安排。对方提供的信息显示,今年1月21日,张勇在成都与简阳市签署协议,个人向家乡捐赠一亿人民币提升家乡医疗机构的基础医疗设施,资金在下半年到位。15亿只是个开端距离这则公告不足两周之前,海底捞曾发布自愿公告,宣布了未来10-15年的领导人才接班选拔计划,意在为高级管理团队远期退休提前储备与锻炼人才。前后两个动作不无关联,不过是“套现”退场的更明确信号。当时,海底捞透露,选拔排除了施永宏、苟轶群、杨小丽创始人团队,并解释为“原因是太贵了,对未来董事会性价比不高”。公开资料显示,张勇夫妇1994年和施永宏夫妇一起创办海底捞火锅,杨小丽和苟轶群分别在1995年和1999年加入,目前张勇担任海底捞董事长,施永宏任执行董事,杨小丽为首席运营官,苟轶群为决策委员。今年春节以来,海底捞经历了不少风波。先是涨价、公开致歉、恢复原价……一系列动作引起公众关注,如今管理层前后两套动作再使海底捞陷入舆论中心。一位不愿具名的餐饮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海底捞是上市公司,接班人选拔计划并非仅仅是张勇一人决定,所以从张勇宣布海底捞接班人选拔计划开始,就已经为自己获利退场做了铺垫,而此次配售计划公告,是张勇等创始人“套现”退场的更明确信号。“从海底捞公司的体量和张勇个人财务状况来看,15.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端”,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他解释道,如果市场反应稳定,创始人很有可能继续进行股份配售计划,而这也是上市公司发展的必然趋势。对此,北商研究院特邀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也表示赞同,从此次小体量的股份配售计划来看,张勇等创始人团队退出海底捞计划已经开始了。资本力量使然?自上市那一刻开始,资本的力量就已超越了创始团队的意志。业内观点认为,餐饮品牌一旦发展上市将面临更多的市场化考验,随着资本的介入,在品牌的长远发展上有更多的需求,其中,子品牌的孵化更加考验企业的市场管理能力与产品创新力度。因此多数的决策层权力需要让位于市场化的规划,最终创始人团队以股份配售等方式退场的结果也是必然。另一个角度看,强势的掌舵人往往对应着高执行力、低创造力的下层团队结构。赖阳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尽早地对企业进行决策结构的调整,有利于规避企业风险,当决策者非常强势的时候,团队的执行力就会非常强,但是创造力则有限,因此品牌传承将会出现问题,只有决策者逐渐淡出公众视野,让更多有创造力的人才脱颖而出,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接班过程,这也利于企业长远发展。“张勇夫妇等创始人夫妇退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在退休前突然将股份进行配售、转让等,因此需要一步步‘套现’离场,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赖阳说,他们既启动了接班人选拔计划,又将股份进行了配售,也是为海底捞铺垫未来规划,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将品牌做大,如今也到了收取回报的时候,将股权转化为收益也是收取创业回报的一种方式。

2020年05月11日 11:48

中行出资100亿设立金融租赁公司 注册地在重庆

4月15日晚间,中国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出资100亿元人民币投资设立中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作为该行所属一级控股子公司管理。根据公告内容,中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拟为人民币108亿元,注册地为重庆,该行持股比例为92.59%。经营范围包括:融资租赁业务;转让和受让融资租赁资产;固定收益类证券投资业务;接受承租人的租赁保证金;吸收非银行股东3个月(含)以上定期存款;同业拆借;向金融机构借款;境外借款;租赁物变卖及处理业务;经济咨询;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其他业务。中行在公告中表示,设立中银金融租赁是为落实新一期发展战略部署、满足客户多样化金融服务需求的重要举措。此举符合行业发展趋势,也符合本行自身业务发展需要,有利于提升本行的综合金融服务水平,增强本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根据公告,中行2019年3月29日和2020年1月6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审议并全票通过此次投资行为,且目前已获中国银保监会同意批复。

2020年04月16日 01:40